歡迎來到海南省中小企業公共服務平臺!

解讀《中共海南省委關于以創新為引領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實施意見》之四

發布時間:2016年07月20日    來源:海南日報    閱讀:916次

用好“綠色本金” 群發“生態紅包”——解讀《中共海南省委關于以創新為引領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實施意見》之四

62%的森林覆蓋率、純凈新鮮的空氣、澄藍的天空……對于厭倦了“十面霾伏”的游客而言,我省優良的生態環境所帶來的是不言而喻的強大吸引力。特別是每年冬季,海南成為很多省外游客“避霾”“避寒”目的地之選。

對于海南來說,這是光環,更是壓力。站在這一角度上,海南就如何擴大生態產品的有效補給、如何建立以自然資本稀缺為出發點的生態福利供給體系、如何為省內外人民保障優良的生態品質等問題的實踐,既有特殊意義,又有普遍意義。

優上更優

鞏固環境質量 供給無形生態產品

空氣好,蟲鳥鳴,清風習習,林濤陣陣。“漫步千徑幽,舉首萬綠叢。只醉逍遙日,忘卻世間憂。”在霸王嶺國家森林公園,來自湖南的游客全康磊帶著一家人悠閑地走在棧道上,他即興吟出了一首詩,并笑稱自己身處這醉人的環境之中,才會文思泉涌。

全康磊的好心情,來自于對海南優質生態產品的滿意。

“美麗國家”課題組組長、國家林業局信息化管理辦公室主任李世東認為,良好生態環境是最公平的公共產品,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,一個地區通過生態保護和建設,可以為人們的工作、生活和學習提供好處和福利。但目前,生態產品短缺已成為制約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短板。

作為生態環境“優等生”,站在高起點上的海南顯然早已意識到要保持良好生態環境、做到“優上更優”的責任與壓力。在《中共海南省委關于以創新為引領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實施意見》中,“著力鞏固環境質量,增創生態產品供給新優勢”被單列為一項重要內容,提出要進一步提升大氣、水體質量,強化城鄉環境治理。

“要發揮生態環境資源和生態底線的作用,通過環境執法和標準引導,提供更多優質的生態產品。”省生態環境保護廳廳長鄧小剛坦言,從我省來看,生態環境質量下降隱憂依然存在,比如發展模式粗放,環境基礎設施建設落后,農村環境衛生“臟亂差”現象不容樂觀,資源環境管理薄弱等,是我省長期遺留下來的環保欠賬。

為解決這些問題,同時提升我省各類自然生態系統穩定性和生態產品供給能力,《實施意見》所傳遞出的重要信號,即是生態環境保護要告別“單兵作戰”模式。

鄧小剛分析,對于環境治理工作,需各職能部門之間形成合力,以社會多元化共治為路徑,構建大環保空間格局,共同推動落實。這主要體現在“全領域”覆蓋和“全環節”管理上——覆蓋所有國土、城鄉、山水林田湖,以及各個行業等全領域;同時,將山水林田湖視為一個整體,進行全環節和全流程管理,嚴防源頭、嚴控過程,對造成環境污染后果的更要嚴懲。

生態環境是一個系統,如果種樹的只管種樹,治水只管治水,護田的單純護田,很容易顧此失彼。從源頭、過程、結果三個基本環節設計生態文明制度、采取措施,存量生態環境問題重在結果環節的治理,增量生態環境問題重在源頭、過程環節的治理,要將三個基本環節的治理制度有機銜接起來,以形成最好的整體治理效果,鞏固環境質量,長期擴大優良無形生態產品的有效供給。

提高效率

培育市場內生機制 供給有形生態產品

生態產品并非都是無形、自然的。

在屯昌縣烏坡鎮白毛坡村委會的一片橡膠林地里,一朵小小的竹蓀菌,正實現著將“無形”轉化為“有形”,將生態優勢轉化為市場優勢。“我們公司在這里和農戶合作,種了200多畝竹蓀,今年收了兩萬多斤干竹蓀,明年計劃再擴種700畝。”海南開盛食用菌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程代學說,他們公司種銷的竹蓀菌專門供應福建等省外市場,包裝售出的價格在200元/斤左右。

以這位在菌類種銷市場浸染多年商人的眼光來看,雖然海南竹蓀等菌類有著提前上市的“時間差”,但他認為,這個“時間差”并不是海南種植林下菌類的最大優勢,“生態、健康才是最受消費者歡迎的,海南竹蓀等菌類有了這張‘健康牌’,不愁沒市場,貨少時甚至會出現指名訂購的情況。”

關于《實施意見》的說明指出,隨著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,人們從原來的“盼溫飽”發展為“盼環保”,從原來的“求生存”升級為“求生態”,對生態產品的需求日益豐富、日益增長。

林地環境下生長的菌類,大森林中產出的蜂蜜……這些聽上去十分誘人的大自然的饋贈,正是以我省良好環境質量、增創生態產品供給新優勢為必要基礎和條件而產出的“有形生態產品”。能滿足人們需要的產品,也是暢銷的產品。

“生態福利非常重要的載體是生態產品,生態產品有無形的、物質的,其中相當一部分可以通過市場提供,并通過市場來促進它的發展,促進福利的增加,二者形成良性互促關系。”北京林業大學校長宋維明說。

其中,最主要的是培育生產生態產品的市場內生機制。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,這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能否取得成效的重大原則性問題。這要求進一步完善市場內生機制,矯正以前過多依靠行政配置資源帶來的要素配置扭曲,以著力改善供給體系供給效率和質量,進一步激發市場主體活力。

政府的作用重在“管好”,通過制度改革、政策安排來解決生產側或供給側的矛盾和問題。鄧小剛指出,《2016年度海南省生態文明建設工作要點》要求,要大力發展生態經濟和低碳產業,優化經濟結構,挖掘生態產業發展潛力。發揮市場作用,以生態產品品種多樣、服務品質提升為導向,增加其他優質生態產品和生態質量的有效供給。

自然熏陶

生態保護修復 供給精神生態產品

“有了這個人工濕地以后,家里的臟水臭水不亂排了,房前屋后不臟,蒼蠅蚊子沒了,我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。”傍晚6時許,澄邁縣金江鎮大拉村村民岑新鳳邊做晚飯邊說村里環境的變化,她將一盆污水倒入廚房門外的一處PVC管道口,污水經過專門修建的溝渠,流到人工濕地處理,變成汩汩清流,最終匯入到村子西側的魚塘里。

李世東說:“大家去參觀游覽森林公園、自然保護區、濕地公園,受到生態熏陶,提高了人民的生態意識,能夠讓全體人民熱愛生態和自然,從而增強生態素質。”這也是一種生態福利。

以治理城市黑臭水體為例,海口投資約37億元,將全市31個水體的水環境整治,以PPP模式委托給第三方公司治理并長效運營。“我們綜合應用水質控制、截污控源、水利工程等措施,實現水環境治理和生態恢復。”深圳鐵漢生態環境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李詩剛說,在治理修復的基礎上,他們還著力進行了景觀營造、休閑布道等等,力圖為市民提供一個親水樂水、享受大自然的環境。

但精神生態產品供給需要更為精心地保護與修復生態環境。

在海南東方黑臉琵鷺省級自然保護區,沙灘上人工種植的白骨壤、拉貢木等紅樹長勢不一,巨大的風力發電機呼啦啦地轉動,“我們這里每年都吸引大群的候鳥來越冬,是海南最大的黑臉琵鷺越冬地,今年1月份,我們還救護了一只患病的黑臉琵鷺。”保護區管理站站長趙振標告訴記者。

但由于種種原因,已建立10年的保護區對黑臉琵鷺的監測和研究,至今仍無法正常和系統地開展,保護管理工作面臨著諸多尷尬和困境。

將眼光放至全省,同樣有著保護“煩惱”的保護區不算少數:臨高白蝶貝自然保護區無前期科考基礎數據、缺乏專業的保護管理隊伍;陵水新村港附近海域的海草床,受無節制的海洋開發活動影響,而呈現出不斷退化的態勢;文昌清瀾港省級自然保護區內,部分的紅樹林則面臨著養殖污染的威脅等問題……

因此,《實施意見》提出,要進一步加強生態保護修復,依法依規保護和管理自然保護區、生態核心區、重點水源地;謀劃建設一批國家公園、濕地公園;實施海洋生態自然恢復和人工修復工程等措施。

“基于自然資源和前期基礎條件,海南在自然保護區可以做非常精細的保護管理工作。”復旦大學生物多樣性科學研究所教授、生態學家陳家寬說。精準發力生態文明建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必須從供給側的視角,為人民群眾提供低碳、生態、便利、適宜的多樣性物質供給和崇尚科學、藝術、心性、內省、審美等的多層次精神供給。

省旅游發展委員會巡視員陳耀認為,現在人們的需求方式發生了變化,大家都更青睞好山好水、注重身心健康感受,愿意為良好的生態環境“付費買單”。鞏固我省環境質量,增創生態產品供給新優勢,應形成具有廣泛的價值共識和共同的價值追求的生態文化。

網站地圖 重庆百变王牌杀号技巧